来的顾客

2020-06-19 07:51

走访中,记者发现,和陈小姐有相似烦恼的人不少,一个看似简单的早饭,现在却成了他们每天遇到的第一件头疼的事。“有时候也想偷偷在车上吃两口,但毕竟面子重要,给查到罚款事小,万一给拍照发上网,那就丢人了。”陈小姐说。

可是,昨天早上7点半,现代快报记者在公交车站旁看见,早点摊前不仅没有排队的人,甚至连摊位也只剩下了一家。摊主表示,现在的生意确实不如从前,“过个街就是地铁站,吃不完的话上车就不能吃了,很多人就不买了,”他说,“现在是夏天,也有买了带到单位吃的,要是冬天的话,估计生意还会差。”

10多分钟后,记者来到双龙大道站地铁口,当时正是人流量最大的时候,上班族们一个个小跑着进了地铁口,而离地铁口不到50米的一家早点摊却鲜有人光顾,记者在摊子旁站了10多分钟,发现来买早饭的仅有10多个人,其中还有好几个不是去坐地铁的。店主表示,本以为地铁口的流动摊贩被取缔后,他的生意会好一些,但没想到的是,自从地铁上不给吃东西后,生意却反而不如从前了。

和张府园地铁口的早点摊相似,新街口附近的早点摊也是门庭若市,“平时生意就不错,但我感觉比较明显的是,来的顾客,生面孔变多了。”一位摊主说。

据陈小姐说,开始几天她是买了早饭,然后等到下了地铁再吃的,但是她发现,像是煎饼之类的早点,在包里捂将近1个小时后,什么口感都没了。之后,陈小姐便到单位附近再买,可像她一样赶在上班前几分钟买早饭的人太多了,害怕迟到的她,好几天都没吃早饭。

有生意不好的,自然也有生意火爆的。相比一些上客大站来说,下客多的车站附近的早点摊,生意却是越来越好。从江宁方向开往市区的,从三山街站开始下客渐渐增多,昨天早上8点20分左右,现代快报记者从张府园站下了车。

随后,记者上了一列从中国药科大学开来的列车,这时,一名男青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,因为他正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烧麦。不过,很快他就意识到了自己和车厢里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,于是迅速将烧麦塞进嘴里,而提在手上的一杯皮蛋瘦肉粥,也放回背包里。随后,从河定桥站一直到新街口站,记者再未发现有乘客在车厢里吃早饭。

家住南方花园的陈小姐在大行宫附近上班,她每天在路上就要花将近40分钟,由于公司考勤严格,“我都是提前1个小时出门,先买个早饭,然后一边看手机一边吃,”陈小姐说,“可是现在地铁上不给吃早饭了,我早上的安排就被打乱了。”

昨天早上7点半,现代快报记者走进地铁一号线河定桥站,由于河定桥站目前是始发站,因此,自从新的一号线运行以来,这一站的人流量一直非常大。不过,整个车站里,不论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,还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务工者,基本看不到有人大口大口地吃早饭。

不仅是上班族为了吃早饭烦恼,一些早点摊的摊主,最近也是愁眉不展。据了解,在河定桥站坐地铁的市民,有不少是从江宁东山方向坐公交车来转乘的,因此,之前河定桥公交车站附近的早点摊一直生意红火,四五家摊位一字排开,种类丰富。

南京地铁禁食令实施一个多月来,受到影响比较大的应该就是广大的上班族了。出门买早饭,在地铁上解决,是绝大部分上班族的选择。不过,这一切正在改变。

出站口 生意火爆,一个摊子三个人忙 地点:张府园站、新街口站

距离张府园地铁口10米左右,就是一处早点摊聚集的地方,煎饼、包子和蒸饭品种很全。从地铁口出来,就有不少人一路小跑向早点摊冲去,他们也顾不上口味,总之哪家不要排队,就在哪家买。其中一个蒸饭摊子,一个人包,一个人装,还有一个人收钱,可就是这样,3个人还是忙得团团转。一位摊主表示,近期光顾的人确实变多了,他包蒸饭的速度也随之加快,不到20秒,一团蒸饭就可以交到上班族的手上。